<wbr id="rgpnc"><center id="rgpnc"><ruby id="rgpnc"></ruby></center></wbr>
  • <samp id="rgpnc"><th id="rgpnc"></th></samp>
    
    

    1. <u id="rgpnc"><strike id="rgpnc"></strike></u><video id="rgpnc"></video>
    2. 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中國專家引領國際乳腺癌發展,“復旦分型”讓三陰性乳腺癌療效提升3倍

      2021-11-18 16:03:2939健康網
      核心提示:乳腺癌是目前全球發病率最高的女性腫瘤,也是中國發病率最高的女性腫瘤。

      乳腺癌是目前全球發病率最高的女性腫瘤,也是中國發病率最高的女性腫瘤!芭c歐美國家相比,中國乳腺癌發病率偏低,但增速非常明顯,”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乳腺外科范蕾教授介紹,中國乳腺癌發病增長速度是全球發病速度的兩倍左右,農村比城市發病率低,北上廣等相對發達地區發病率偏高,基本接近于我國香港地區和日本的發病率。與發病率相比,乳腺癌的死亡率并沒有想象中高,據范蕾教授介紹,目前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乳腺中心的早期乳腺癌的生存率可達92%。

      在乳腺癌的幾個主要分型中,三陰性乳腺癌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存在,“三陰性乳腺癌惡性程度高,容易復發轉移,一旦復發之后治療效果非常差,”范蕾教授說,目前除化療外,三陰性乳腺癌幾乎沒有明確有效的治療靶點,也被稱為乳腺癌的“癌中之王”。

      攻克三陰性乳腺癌是全世界的難題,目前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邵志敏團隊繪制了全球最大的三陰性乳腺癌隊列多組學的基因圖譜,并根據圖譜提出了三陰性乳腺癌的“復旦分型”。

      “簡單理解就是將三陰性乳腺癌進一步分為四個類型,根據不同的類型針對性的制定精準治療策略,”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乳腺外科江一舟教授這樣解釋此項科研成果,該治療策略是否能讓三陰性乳腺癌患者獲益,還需要前瞻性的臨床試驗來檢驗成果,FUTURE 臨床試驗由此產生。

      根據“復旦分型”衍生的FUTURE 試驗,把三陰性乳腺癌分為四個亞型,每個亞型對應有不同的治療靶點,最終進入七個不同的治療組,展開分類而治的精準治療。目前的研究成果顯示,通過“復旦分型”下的精準治療策略,將原來幾乎無藥可用的三陰性乳腺癌治療有效率提高了三倍。FUTURE 臨床研究是乳腺癌在國內開展的首個“傘形”精準治療臨床試驗,為未來一系列臨床試驗的發展提供了研究模式、方法的倫理范例和理論支持,同時也為三陰性乳腺癌的治療提供了理論支持。

      “從初步結果來看,我們獲得了成功,特別是在特定的三陰性乳腺癌亞型中,我們取得了不錯的效果,”邵志敏說,當然我們并沒有解決所有的問題,我們還在不斷嘗試優化分型,尋找更多的治療靶點,我們的團隊做了很多的臨床研究布局,相信隨著我們對三陰性乳腺癌認識的不斷加深,三陰性乳腺癌也會像其他類型的乳腺癌一樣治療效果會大大提高,在未來我們也希望能夠得到更好的結果去指導臨床的治療。

      開展中國易患病種科研,貢獻全球科研中最多的單中心數據

      除了被視為“癌王”的三陰性乳腺癌,中國乳腺癌患者中占比最高的是腔面受體陽性(luminal型),在中國人群中占到乳腺癌的60%~65%(歐美人群約70%)!斑@類患者的特點是早期復發風險低,但隨著時間的延長,復發風險持續存在,”邵志敏教授介紹曾接診的一個患者,原發乳腺癌治療三十年后發生了肺轉移,這類患者需要長期服藥進行內分泌治療,最大挑戰是如何控制遠期復發風險。在luminal型乳腺癌中,針對遠期高危復發風險的患者的策略是延長內分泌治療,但仍有一部分患者復發。

      “因為腔面受體陽性患者的復發風險長期存在,國際上開展了很多臨床試驗來減少這部分患者的復發轉移,monarchE 臨床研究就在這樣的背景下產生!苯恢劢淌诮榻B說。邵志敏教授作為 monarchE 臨床研究的中國leading PI,嘗試應用CDK4 & 6抑制劑,也就是禮來的阿貝西利,在腔面受體陽性患者中聯合內分泌治療長期輔助治療兩年,觀察是否能減少復發轉移。經過兩年多的研究,2021年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年會上公布了以邵教授為中國leading PI的 monarchE 臨床研究中國亞組數據。

      “非常幸運的是,在monarchE臨床研究中,早期的臨床數據顯示了阿貝西利具有非常強的有效性,”邵志敏說,中國作為monarchE 全球亞組貢獻了非常多的病例數據,其中復旦腫瘤中心貢獻了全球最多的單中心數據,“中國數據與全球數據基本相同,使用阿貝西利可減少34%左右的復發風險!鄙壑久艚榻B,目前該試驗已經進行了28個月,使用和不使用阿貝西利,實驗數據曲線已經有顯著區別!拔覀兡壳半S訪的數據還遠遠不夠,還需要五年、十年的數據積累看最終檢驗效果,”邵志敏說,但早期的數據已經顯示出有效性,該類藥物的出現對高危型、淋巴轉移的luminal型患者是一個非常好的輔助治療策略。

      “我們一般用五年生存來評價疾病的治療效果,”邵志敏教授說,但對 luminal型患者五年生存并沒有解決所有問題,我們的團隊一直在推進相關研究,希望能夠找到哪些患者會出現耐藥,耐藥的機制是什么,以及通過什么藥物來解決這些問題!拔覀円呀浫〉昧艘欢ǖ某晒,未來也會有數據陸續發表,希望盡快制定有針對措施,提高和改善這部分患者的生存!

      比肩世界診療水平,為人類健康貢獻中國力量

      邵志敏教授被認為是國際乳腺癌領域最熟悉的中國專家之一,在世界乳腺癌領域的國際會議中進行發言,引領全球重磅科研,提供中國數據,在二十年前,中國學者能在國際上有這樣的影響力是不可想象的。

      2020年七月,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乳腺外科在邵志敏的籌備下正式成立,那時只有一個病房,八個外科醫生,在所有醫生的努力下,年手術量只有400例。經過二十年的發展,2020年一年,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乳腺外科的年手術量達到了7380例,成為全國乃至全球手術量最大的乳腺中心。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乳腺外科目前分為兩個院區,擁有 6個普通病房,以及綜合治療團隊病房,共300余張床位,擁有上海市乳腺癌重點實驗室,全國最大的乳腺癌早期診治中心。

      “隨著中國乳腺癌治療水準的提高,中國,特別是上海地區,乳腺癌的生存率出現大幅提高!狈独俳淌诮榻B說,上海疾病控制中心近幾年有統計學數據的乳腺癌生存率可以達到88%,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乳腺中心數據統計顯示,早期乳腺癌的生存率可以達到92%,“我們的治療水平可以比肩世界任何頂尖乳腺中心!

      “20年對我們乳腺外科來說是一個蓬勃發展的階段,在臨床試驗和基礎轉化研究中都在國際上占有重要地位,”邵志敏說,二十多年前我回國創建科室時,什么都是跟著國際走,科研基本上是在重復西方國家的數據,十幾、二十年的發展,在不同的層面上,中國專家在國際上的角色已完全不同。在乳腺癌領域,中國學者發表了大量高水平的原創性論文,論文的發表改寫了國際指南,有越來越多的中國專家在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會議上發言。

      目前中國專家的乳腺癌論文發表量在世界上已經占據第二位,一些重磅研究在不斷增加,“我相信隨著中國國力的不斷加強,我們對科研的不斷重視,在乳腺癌研究方面,不管是臨床研究或者基礎轉化研究當中一定會有越來越多的中國數據產生,在國際舞臺上占有一席之地,為人類健康貢獻越來越多的中國力量!”

      特別策劃
      39熱文一周熱點
      日本videos护士有奶水